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心如兰

我们是土包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 园  

2012-05-01 09:20:12|  分类: 笑看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

要说昨晚无梦,其实梦中一直在努力地寻找他的园子:园子里种有花草,植有树木,搭了个屋子,挖了口水井,一个朴素的蓬门嵌有一长方形的砖,上刻“杉红园”。无果。清晨醒来怅然若失。此刻读着他醉心的《园子》,质朴的笔下描述的园子与我记忆中的园子原有所的区别,与我梦中的园子区别更大些。算是男女有别吧。然,当他的园子轻轻掠过我身边时,我心底那个关于园子的梦被点亮了。

我记忆中最后一个园子是我参加工作后,乡下学校的基建不知什么原因无法动工。宿舍前面的应该建起的新教学楼依然空地一片。有一天空地被几个男老师清理出来,起了垄,成了临时菜园。校长细数了一下,住校的老师每两人一垄。我与另一个女老师合一垄。那一年我才20岁,住校。我口口声声说来自于农村,有浓厚的乡村情结。说实在的,我却少有农村的能力。小时候兄弟姐妹几个就数我是会读书的,所以很少下田干活。见到同事们纷纷种上了甘蔗、丝瓜、蕃茄……半垄地着实把我高分低能生难住了。母亲得知后,用了半天时间泥土被伺候得肥硕发黑,帮我种上了最好养的青菜,萝卜。母亲口授秘诀:只须定时浇点水。如此我常常因贪玩而忘了。我的青菜萝卜在我怠慢下依然不依不饶地长着,在同一天宣告成熟,这又难煞了我。于是我把它们一起拿下,分给老师们……没多日,轰隆轰隆的推土机进驻,园子里那些还没成熟的甘蔗、芋艿惊惶失措中匆匆走完了它的历程。这也算母亲有先见之明吧。

  一晃来城都快二十年了,整日穿棱在这座喧嚣拥挤的城市里,水泥的墙壁,水泥的路,匆匆行走的各色人群,早已忽略了或者说是遗忘了自然带来的天赖之声,也无法享受日出日落的辉煌与宁静,更谈不上去赏春花秋月。只是偶然朋友家有一个露天的大阳台,哪怕他们只种些葱姜蒜之类,会让我驻足好久,在方方的四堵墙里,我常常惊叹:竟然有这么灿烂的缤纷!

  好想有一个园子,多想有一个园子。我梦想中的园子是这样的:面积不用很大,就几十平米吧,但必须接得上地气的。里面就种各色花,花种至少满十二种。向日葵是必不可少的,那是女儿的最爱,自然而然地也是我的最爱了。八月必须得让她一枝独秀!其他嘛只有一个要求,这些花花一定是每个月有一种花开放。花儿很美丽,总是散发着生命中最美好的瞬间。阳春白日风亦香。我的园子夏日炎炎下,秋高气爽中,冬日萧条里,风所带来的香气也分春夏秋冬,天天时时让人沉醉……下班做完家务后,回到园子里一个人慵懒地躺在椅子上,一本书,在这花香四溢中静静地享受我的小资世界。此刻外面的忙碌与我无关,热闹与我无关,在宠辱皆忘的心境里,任思绪万千,心平气和的活着。

  原来那个园子的梦一直在我心里,只是此刻有人不小心擦拭了一下,它又被我在心灵的底处彻底地“挖”了出来了。我一直觉得那些花花草草其实是一个个女人,她们柔弱,却各有其撩拨人心的地方。此刻她们却撩拨着我的心。如果我能拥有,有生之年能天天与它亲密一回,谈不上成仙得道,市井之乐定是我独享其中。我一定会感谢上苍,感谢的话儿太多,我竟不知从哪说起。2012-5-1

 

附:        <园子>

 

 一直有个让我心醉的愿望,那就是能够拥有一个自己的园子。在里面种点花草,植点树木,搭个屋子,挖口水井,再琢磨着给它取个雅号镌在砖块上,整一个朴素的蓬门。推开蓬门,有一条青砖铺装的小径可通园中小屋以及里面的各个角落。

春天的时候,我会卯足了劲干活,翻翻土地,起排水沟,加固沟坝,改良土壤,择机播下想播的种子,可以是黄秋葵,可以是丝瓜,只要我想到或是喜欢的,尽可以弄来播下去,或是从外面挖来幼秧栽下去。然后适当除除草,心中装着一份期待的喜悦。到了夏天,除了掌握好除草施肥,还要掌握好光照和干湿度,预防台风的袭击。秋天到来,园子除了会带给我许多收获的快乐,还会馈赠我秋日的景致,尤其是深秋的早晨,我可以在园中看着“青青园中葵,朝露待日晞”,体味着古人期待时的别样情怀,有机会在园中体验“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”的晚归,以及那种“衣沾不足惜,但使愿无违”的舒坦和惬意。冬日来临,万物整肃,我不妨竟日枯坐园中,伴着老井,品读冬凋的萧煞。

园子里,有着和大自然完全同步的春夏秋冬,有着与水乡江南相应的风和雨润。经过自己的春耕夏作秋收冬藏,对于播种与收获这样的哲学命题肯定会有异乎常人的体悟。劳作的过程会告诉我,播种也不一定都在春天;播种了也不一定就收获,期待和现实总是有一段距离;种下的是瓜籽,长出来的,一定不会是豆子。当然,还会很多,自己都会在心里嘀咕着。

我本农家子,出身自乡间,离乡二十载,常思归田园。我对园子的念想由来已久,最近几年这种情节日浓。其实我的园子梦也是陶渊明传递给我的心的能量。他在官八十余日,因质性自然,终于借奔丧之口,自免去职,“问征夫以前路,恨晨光之熹微”,那种归心似箭的心情是何等的迫切。到家之后,“僮仆欢迎,稚子候门”的场景给我长久的温暖。陶渊明做到了回归田园,寂然隐去。这样的例子我还读到很多,明末的嘉兴名士沈思孝,在京身居御史大夫要职,也是倚窗南望,写下《自京邸怀绿萝庄》这首动情的诗句,思乡情深渗透纸背,真是故乡不见使人愁!这些文人雅士,只因为有一个自己的园子,不管置身何处,都不畏宦海浮沉,心胸坦荡,底气十足。

我彷佛也把拥有一个哪怕简陋的园子,看成了自己底气的来源,如果能拥天有这样的一方天地,我该是怎样的满足哇!我要让自己每周干上一两天农活,荡涤浮躁的心尘,让自己定期被格式化一次,永远都能以清新健康的精神面貌面对每一天,让自己的心对准其本来的节律跳动,直到老死的那一天。我一定会感谢上苍,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。2012042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13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